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沾了龙凤呈祥双刀的光如果不

 挨了玉面书生张玉宁那一脚,夜莺尽管已经是浑身疼痛,但仍旧是咬着牙把苏锐抱向车边。
 
    她并没有分出一丁点的心思,去管自己的伤势到底如何,只是想着内出血极其严重的苏锐还能够坚持多久。
 
    “麻烦去最近的医院!他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!”
 
    夜莺一上车,把苏锐放在第二排,便对司机喊道,说话间,她还不忘细心的给苏锐系上安全带。
 
    事实上,苏锐到底能够坚持多久,她的心里也没有一点谱,只能把事情往严重了说,同时寄希望于苏锐的身体素质比较强悍,可以再多撑一段时间。
 
    司机是苏家的人,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他之前还为自己没有及时赶到而自责,此时自然不会多说什么,一脚油门,别克商务便飞奔了出去!
 
    夜莺回头看了看,刘氏兄弟和张玉宁激战正酣,看这样子,双方应该也能僵持一段时间,希望接下来不要出现什么变故才好!
 
    “你再坚持一下,马上就到医院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对苏锐说道,此时车子颠了一下,后者的身子一歪,便靠在她的肩膀上了。
 
    夜莺倒是没有选择把苏锐给推开,反正背都背过了,还在乎这些吗?
 
    但是,让夜莺很不理解的是,为什么苏家到现在只是派出了刘氏兄弟来帮助苏锐,她可不相信,堂堂的第一家族,会找不出可以匹敌张玉宁和明灭之流的高手!
 
   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这一切,不禁感慨苏锐的女人缘实在是太好太好,林傲雪还在家里面住着呢,这边又来了一个极品美女帮忙。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在哪儿?”
 
    就在夜莺正担心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苏锐的声音!
 
    她的眼中顿时涌现出喜色:“你醒了?”
 
    只见苏锐慢慢的睁开眼睛,往四周打量了一下,问道:“这是……去哪儿?”
 
    “当然是去医院了!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!”夜莺一把捂住了苏锐的嘴:“你现在先别说话,虽然醒过来了,但也要保持精力,慢慢呼吸,仔细感受一下身体的伤势。”
 
    被夜莺那柔软细腻的纤手捂在嘴唇上,苏锐的表情之中不禁带着一丝怪异。
 
    “这都是小伤,对我来说家常便饭而已。”苏锐睡了大半个小时,似乎恢复了不少体力,面色比起之前来也红润了不少,当然,他的声音之中还是带着非常明显的疲惫与虚弱。
 
    “连续的吐血对于你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吗?”
 
    夜莺说着,一拉黑色紧身衣的拉链,只见她雪白的脖颈和胸前都布满了干涸的暗红色血迹!
 
    这还是她背着苏锐的时候,被后者连续吐了两大口血造成的!
 
    苏锐的表情更加的怪异起来,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这是……我干的?”
 
    “不是你干的,还能是谁?我好心背着你,结果你呢?就趴在我肩膀上往我的领口里吐血,我领子里面……”
 
    夜莺说道这里,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,她看了看苏锐那怪异的眼神,再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然后……口罩之下的俏脸登时红透了!
 
    她刚刚这么一拉拉链,光顾着出气,却没想到直接把紧身衣的拉链拉到了上身的中段,这一下可好了,里面姣好的风景全部暴露在苏锐的眼前了!
 
    不过,这本应雪白的山峰上面却沾上了血迹,透出一种不一样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别这样,容易着凉。”已经饱了眼福的苏锐贱贱的说了一句,然后竟主动伸出手,把夜莺的拉链给拉上了。
 
    后者一愣,这才想起来自己都忘了把拉链拉回去,顿时又羞又恼。
 
    嘴上虽然在调笑着夜莺,但是苏锐的心里还是带着感谢。对方明显知道今天晚上会出现怎样的危险情况,却还是愿意现身帮忙,这已经不是把个人安全置之度外那么简单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貌似,这比友谊要更多一些?
 
    夜莺为自己出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那一次山本组武士在宁海绑架了叶冰蓝,夜莺在那一次也现身帮忙,并且还负了伤,在胸前留下了一道疤痕。
 
    苏锐也不傻,他曾经想过,这会不会是夜莺对自己有意思,毕竟自己那么“霸气外露,英气逼人”,但是苏锐很快就把这个想法给否决掉了,开什么国际玩笑,夜莺之前还要口口声声的杀了自己呢,现在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有意思?
 
    是的,只要是个正常男人,都不可能摸的准夜莺的心态。女人的心思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,哪怕她再强悍,哪怕她武功再高强,但终归是个女人。
 
    “别碰我。”
 
    夜莺伸出手,把苏锐那还停留在自己胸前拉链上的咸猪手给打开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一下,却是牵扯到了她的伤处,忍不住的“哎呦”了一声。
 
    苏锐的眉头一皱:“怎么回事?你受伤了?”
 
    在他昏迷前的最后印象里,夜莺已经砍瓜切菜的把那些打手全部灭掉,按理说面对那种级别的对手,她应该不会受伤才是,为什么现在会这样?
 
    “之前遇到了张玉宁。”夜莺倒也没有任何的隐瞒:“玉面书生,张玉宁。”
 
    “他竟然来了?”
 
    苏锐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这个名字,才和记忆中的某个人对上了号。
 
    这种成名多年的猛男都来杀自己,看来自己还真的挺招人恨的。
 
    又是爱新觉罗明灭,又是玉面书生张玉宁,苏锐在心中哀叹,尼玛,不就是把欧阳家族的宅子给推平了吗?特么的把多少仇恨都拉到了自己的身上!
 
    想到这里,他不禁又有种吐血的感觉,连忙调整呼吸,把胃里泛上来的血腥的味道压下去。
 
    “遇到张玉宁,你是怎么脱身的?”
 
    苏锐清楚,自己之所以能够战胜明灭,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沾了龙凤呈祥双刀的光,如果不是凤刀率先废掉了明灭一条胳膊,那么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战果。
 
    而张玉宁应该还是全盛时期,以夜莺的实力,应该是很难从他手底下离开的吧?
 
    “家里派了两个人来,缠住了张玉宁。”这个时候,司机发话了。
 
    他所说的“家里”,自然指的是苏家了。
 
    苏锐闻言,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目光之中闪烁了一下。
 
    原来,他们还是会出手相助的么?苏锐自嘲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不过他没出声,夜莺却发话了。
 
    “这次苏家很不地道。”夜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满:“把你架在火上烤,然后随随便便派出两个人来应付一下,这就算完事了?如果对方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,再有高手来,那么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苏锐闻言,苦笑了一下,夜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此时的他身负重伤,能不留下后遗症都算不错,已经很难再有一战了,
 
    想着,苏锐对司机说道:“让苏无限再找两个高手来,把我当成活靶子,那可不行。”
 
    司机无奈苦笑:“可是我哪有资格联系上无限老爷啊?”
 
    “那就找你能联系上的级别最高的人。”夜莺冷冷说道:“这次又不是儿戏,如果苏家为了避嫌不想出手,那么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死在这里好了!”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夜莺一眼,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这乌鸦嘴也是没得治了。
 
    一个黑色的身影,就这样静静的立在路中央,好似与黑夜融为一体,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。
 
    “突然就出现了,如果不是我刹车及时,恐怕已经撞上了。”司机心有余悸的说道,他甚至都以为自己是眼花了,因为他完全没看清这身影是怎么出现的!
 
    “快给我让开!你就那么着急想要去投胎啊?”
 
    司机的路怒症被彻底的挑起来,把车窗放下,对着前方骂了几句,然后狂摁着喇叭!
 
    司机一直没注意到,苏锐已经双拳紧握,目光之中满是凝重与锋锐!
 
    在司机喊完这句话之后,那黑色的身影忽然转过身来。
 
    月光很皎洁,但是此人的头上戴着黑色的斗篷帽,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。
 
    仔细望去,他的面孔就像是始终处于阴暗里面一样,说不出的诡异!
 
    当司机看到对方这个样子的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——特么的半夜撞鬼了!
 
    他只顾着吃惊,但是按着喇叭的手却一直都忘了松开。
 
    那黑影走到车子跟前,伸出手,自上而下,一掌重重的拍在了引擎盖上!
 
    轰!
 
    真的不知道他这一掌里面包含了多少力量,车中的人明显感觉到这辆沉重的商务车一个猛的下沉,然后发动机便立刻被震的熄火了!
 
    如果能够透视的话,一定可以发现发动机的内部已经是噼里啪啦,蓝色的电火花闪成一片了!